仕晓网

首页 > 航空资讯

管制员日志:延误时管制员在干什么?

  • 来源:仕晓网
  • 2020-07-31 05:41:53

10月20日是国际空管日,今天的文章就是关于管理员的工作,是指挥每一架飞机的安全起降和飞行,遇到大面积延误时,他们又在做什么?感谢“空管传奇”的创作。

21:30

气象电话:“对流云团,南北跨度30公里,东西跨度40公里,预计1小时后影响本场,持续时间约2小时。”打开多普勒雷达综合显示器,红的发紫的云图,气势汹汹,直逼机场而来。再看流量预测系统,后3小时的航班量全部超流量。

“弟兄们,又是一场硬仗..."(没有姐妹:))

电话塔台:“快,准备好的航班,赶快放,要不就来不及了。”雷雨如期而至22:30一切进入熟悉的模式,雷雨如期而至,很快覆盖了机场的一边,并影响到了五边。

地面的航班开车暂停了,空中的航班开始了等待。

虽然发了流控,但是落地的航班还是源源不断,很快所有的高度、所有的空域塞满了等待的航空器。

席位全开,各个波道进入极度拥挤状态,每个机组都不想轻易去备降(是呀,大晚上的备降一次,得让机组和旅客折腾多大一通呀),于是不停的发气象信息,不停的提醒机组注意油量,不停向其他用户申请空域。

各种忙,席位上的人只能45分钟,互相换换,下来休息,是一种奢望,想都不敢想。

想喝口水,发现连个拿水的人都没有,唯一不佩戴耳机的主任的电话就从来没停过。

忍着......

有点小希望23:00终于,有航班因为油量原因,开始需要备降了。

看了看,它到备降机场的航线和漫天飞舞的航班,心里忍不住骂了声“马勒戈壁...",

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在极端拥挤的波道中,将1800米的航班,从各高度都有漫天转圈的飞机中整到4000米以上,比让我这大老爷们绣花还难。

好不容易调完了,塔台那边传来消息,天气好转,可以落了。

机组一听不走了,要落,因为油量原因还要优先,“我勒个去”,老老实实的把刚才干的反着再来一次。

不过总算是好消息,可以落了,有希望了......

开落了,一个接一个,绷紧了神经,可劲往五边造,落地间隔直逼规定的最小间隔。

这不,五边席位的一个间隔稍为调大些,其他扇区的管制员就要急眼了....

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一切有望回复正常,突然进近的第一架拉起来了,接着是第二架、第三架.....

看看主任的脸上的表情,瞬间“碉堡”了。风云突变00:30雷雨不仅狠狠的盖住了一边,还以它“放荡不羁”尾巴,不停的扫过五边。让落地的天气条件时好时坏。

预计持续两小时的雷雨,一点也没消散的意思。

不时的有飞机拉起来,低高度的飞机不想进近,高高度的飞机却强烈要求进近。

各种解释、通报、协调、指挥,一片繁忙.....

终于,最坏的消息来了,因为一边长时间被覆盖,起飞的航班走不了,机场的停机位告急,准备不接收落地航班。

当时,带班主任就急眼了,满天的飞机呀,有的已经等待了快2小时了,好不容易天气好转......

于是各种电话来回折腾,逼得机场启动应急预案,无条件接收飞机,做好了将飞机停在滑行道上的准备.....

天气好转01:30老天总算没有为难我们到底,一边的天气终于散开了,可以起飞了。

问题来了,一边是漫天要落的飞机,一边是不得不起的飞机(腾出停机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生怕出现一点差错(这可是凌晨快两点呀,反人类的节奏,听说帝都的管制员每天23点到次日凌晨1点都经历高峰,肃然起敬!!)

波道里飞行的声音也带着疲倦,是呀,飞到这时,有谁能精神饱满?

越是这样,我们越不能犯浑,怎么说也要平平安安得把他们送走呀。

双眼视力1.5的我,惊讶得发现,自己看雷达上的标牌居然有点花了......

终于结束了03:00雷达上的标牌终于慢慢少了,波道渐渐安静下来。四个小时的忙碌,终于结束了,那些因天气和油量备降的机组和旅客,还有那些因天气和机组超时取消航班的机组和旅客,对不起,我们已经竭尽全力了。我想说04:00向无数在大延误中辛苦工作的同行们致敬!!

版权所有: 仕晓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