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娱乐舆情问政百科通信亲子房产旅游理财书画教育校园文史人才女性

廉价药品频频断供 政策出台缘何仍无保障?

2019/10/8 20:26:54 来源:中国西藏网

之道网导读:有些低价药缺了还能找到替代药,比如复方丹参滴丸。而一些虽然单价不高,但用量很少的特效药,比如用于婴儿及儿童的心脏病的地高辛酏剂和抢救的抗眼镜蛇毒血清等一旦断供将直接影响病人的救治,让医生“很伤脑筋”。

低价药、罕见药频频断供有特殊通道方便药企亦难解决问题

从今年8月开始,不到20元一支的廉价化疗药放线菌素D就陆续传出断供的消息;仅7.8元一支、用于治疗婴儿症的注射促皮质素也严重缺货。在国内许多医药论坛上陆续出现了为孩子、为患者治病求药的网帖,各地廉价药断供的现象再次引起人们关注。记者走访发现,在医疗资源相对较集中的广州,近年来这种现象也频频出现。特别是一些特效药的短缺,更影响治疗进展,让医生“很伤脑筋”。

而面对日益短缺的廉价药和“孤儿药”,药企则认为没有利润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反而是缺乏畅通的渠道和模式确保患者利益和药企利益之间获得平衡,只有二者平衡才能确保廉价药和“孤儿药”(用于预防、治疗、诊断罕见病的药品)获得可持续的发展。

“放线菌素D对肾母细胞瘤患儿的副作用小些,效果可以。”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儿科中心副主任兰和魁记得,一两个月前,他在临床治疗中还用到过这种药品。

廉价药品频频断供 政策出台缘何仍无保障?

廉价药品频频断供

医生着急病人无奈

“当时医院药房还有少量供应,但家长问我:有可替代的国外进口药,一支6000元左右,是否效果更好?我当时就劝他没必要浪费钱。”兰和魁分析说,一支国产放线菌素D大概20元左右,国外替代药6000元,效果不会差很远,但差价却近300倍。而化疗要持续一个过程,下一阶段的治疗还要花不少钱,“这笔经济账不能不算啊!”

有医生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般来说,作为放疗的辅助药物,放线菌素D每日的使用量是6~8微克每公斤,一般来说,10岁以下的儿童一天用量是0.2毫克规格的药品一支,这个药品最高售价就是28元左右,有些医院除去药品加成仅20元左右一支,非常便宜。一般情况下是10天一个疗程,使用这种药品一个疗程不过是200多元,但是如果没有这种药品,进口替代品就要6000多元,一个疗程就是6万元,差距巨大!有些癌症患者可能前后要进行多次放疗,这会让费用的增大不少。兰和魁也表示,有些情况下,因为缺乏这种药,医生可能会考虑调整治疗方案,那么到底要多花多少费用,患者是否能适应都是无法预计的了。

不过,近期需要用到放线菌素D的肾母细胞瘤患儿就没那么幸运了。前天,兰和魁跟医院药师通过电话,被告知最后进的一批20支放线菌素D已经用完了。因为这药临床用量不大,只有一个生产厂家,若供不上货,全国各医院便都陷入采购困难中。

“其实,近些年临床医生都有感觉,一些效果不错价格又不贵的常用药用着用着就没货了。”兰和魁举例说,2013年,国内临床治疗甲亢的首选药品——甲巯咪唑(俗称“他巴唑”)也曾一度告急。作为国家基本药物目录里的药品,在三甲医院,他巴唑的供给几乎几十年未断过。但因生产利润低加上原料厂停产,药厂不生产,市场上没药了,病人很无奈,临床医生很着急。

“为了不影响治疗,医生只能退而求其次,给病人改治疗方案、重新换药。”兰和魁说,有时换药不但有风险,而且还会增加病人的经济负担,实属无奈之举。

每天上百缺药记录

一半是低价药

“这种感觉近年确实比较明显。”广州一家三甲医院负责药品采购已10多年的主管药师张宏告诉广州日报记者,大概在2011年,用于手术治疗的药品——硫酸鱼精蛋白在全国范围内出现局部供应短缺后,又陆续有人血、抗蛇毒血液等“救命药”供应不足。媒体的报道引起社会关注后,这些药品的供应在一段时间内又逐渐趋向稳定。接着,像甲巯咪唑之类虽不是必需,但在临床上称得上是“价廉物美”的药品也开始陆续供应不上。

“我天天上采购平台去诉苦,缺得最多的还是常用的低价药。”张宏有时每天接到的缺药记录多达100多条,其中一半就是低价药。有时“追一追”,所缺的100多个药能及时补充进几十个,但有些断断续续两三年都很难恢复正常供应。

张宏介绍,“低价药”现阶段是指日均费用标准不超过3元的和不超过5元的。像复方丹参滴丸、维生素B2片、复合B片等常用的低价药,虽然厂家未完全停产,但确实乏利可图,生产厂家没有积极性,有时也会供应不上。在该院,前段时间复合维生素B片就断供近半月。

有些低价药缺了还能找到替代药,比如。而一些虽然单价不高,但用量很少的特效药,比如用于婴儿及儿童的心脏病的地高辛酏剂和抢救蛇咬伤的抗蛇毒血清等一旦断供将直接影响病人的救治,让医生“很伤脑筋”。

张宏举例说,像绒促性素,已经紧缺了3年左右了,即使盯得很紧,也只能断断续续能“抢”到有限的供货。

“因此,现在只要有货,我们的低价药库存会备足三个月以上。”张宏坦言,作为省会的三甲医院,该院的情况算好的了,而在下面的一些基层医院,缺药的现象“肯定更严重”。

政策出台缘何仍无保障?

跟药商议价医院是外行

“其实政府层面已经出台过多个应对措施。”据张宏介绍,“但到目前为止,仍只有这4个品种进入定点生产试点。”张宏说,今年国家发改委会同卫计委等部门又联合发出《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从6月1日起取消除麻醉药品和第一类药品外“绝大部分药品”的最高零售限价。他认为,普通药品取消最高零售限价后,先取消最高零售价的低价药品的优惠措施就不复存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药企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可能更倾向于生产高利润的仿制药药品,临床紧缺的低价药未必具有足够的市场竞争力。所以,要解决常用低价药品短缺问题,也许在药品招标方面要给予更大的优惠,在广东的药品招标中,低价药品实行挂牌议价招标,看似给予了低价药品政策上的支持,事实上却是把这部分药推给了医院,让医院自行与厂家议价,而医院没有与厂家议价的经验,费了很大的精力去议价也没办法保证供应,各大医院渐渐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境地,让低价药品的供应更加困难。

“现在是大数据时代了,公立医院的药品采购信息都汇集到省里的采购平台,想分析各类药品的供求状况并不难。”张宏认为,对于临床常用的低价药,完全可以运用大数据分析来合理议价,集中协调供应,使药厂有利可图、提高生产积极性,医院也不用天天想着怎么与厂家议价,让医院有更多的时间诊治病人。而对罕见病药品,可借鉴国外对“孤儿药”生产的支持力度,除了定点生产外,还应考虑提高企业退税、开通审批绿色通道,使罕见病患者能用得上药。

药企:国家下订单不赚钱也行

实际上,此次放线菌素D断供事出有因,原来仍然在生产该药的只有海正辉瑞一家,而此次断供,恰是因为原来生产此药的浙江海正药业有限公司“企业重组后生产线调整”而暂停生产,致全国断货。调整之后,该药将主要由海正辉瑞生产,海正辉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在加班加点地进行生产调试,尽全力在生产“放线菌素D”,相信最快下周能够公布确定的供应时间表和相关细节。

而对于为何仅有一家企业生产这一药品,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这一类药品售价较低,以放线菌素D为例,0.2毫克的成品药,国家限价为28.56元,以前在部分平台上的售价仅为23.8元,部分医院售价更低,而目前市场上,作为生物试剂的放线菌素D都已经售价高达5毫克780元,这中间药企的利润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因为生产者少,竞争少,药企可能根本不会考虑去生产这种产品。“现在利润最高的是进口独家药物,把低价低量的孤儿药生产留给国内药厂,而国内药厂的药价则被一压再压,靠廉价药几乎不可能维持运营,如果还有竞争者加入,肯定会血本无归。”据了解,自2008年以来,药品批文就逐渐收紧,只减不增,但不少药企也认同,如果放开批文,低价药物价格更低,更是无药厂愿意生产。

针对目前将议价环节交给医院和药厂自行议价的做法,有药企表示欢迎,“我们很愿意直接供应药品给医院,这样可以省去中间环节,但是医院积极性并不算太高,尤其是一些“孤儿药”或是廉价药,所谓议价空间不过几元钱,货量也没有多少,专门派出人力物力来议价确实也不现实。”一名来自广东药企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各个省均有自己的招标平台,获得缺药信息并不困难,“哪些缺乏、哪些医院缺药,信息纵向地汇总没有问题,关键在于这个平台横向的信息汇总与协商机制。”

这名负责人直言,如果各个平台能够将需求汇总上报卫计委,由卫计委组织带量采购,然后配送到各平台,“作为药厂而言,如果能够得到国家订单,等于是对企业的肯定,是一种荣誉,即便没有利润或是低利润,都会乐于生产。好过现在又赚不到钱,做了好事也没人知道,谁会有积极性呢?”


相关阅读:
金华市私家侦探 http://www.jhsijiazhentan.cc
  • 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hereur.com.cn copyright 2000 - 2015
  • 冀ICP备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