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晓网

首页 > 小说

女主是周夏瑶付靳安的小说

  • 来源:仕晓网
  • 2020-06-02 04:25:21

主人公是周夏瑶付靳安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这里提供周夏瑶付靳安小说阅读,我愿此生不相遇小说抢先阅读,不容错过。付靳安刚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就看见周夏瑶朝着自己扑了过来,他没有躲,温香软玉抱了满怀。

精选内容:

周夏瑶醉了酒,一手撑在桌子上,费了好大劲看着眼前的人影从一个变成两个,再重叠成付靳安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付靳安怎么在这?

这个念头多少让她清醒了一些,摇摇晃晃就要从椅子上站起来,另一只手却还死死抱着酒瓶不肯撒手。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难道......在做梦?”说完还用力捏了一把自己的脸颊,结果被疼得龇牙咧嘴,可怜兮兮地捧着自己被捏疼的脸颊自言自语道:“我没做梦啊......付靳安,真的是你啊?”

付靳安刚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就看见周夏瑶朝着自己扑了过来,他没有躲,温香软玉抱了满怀。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喝得醉醺醺的某人两手却不安分地搂上了他的。

付靳安眼睫一颤,把身上的外套解下来罩住周夏瑶大半身体,就把人打横抱了起来往里走去。怀里的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挣扎了几下却又被付靳安给摁了回去。

回了房间周夏瑶也还是没能安静下来,又哭又喊诉说着她这些年不被父母重视的种种,付靳安原本最讨厌聒噪的女人,却难得保持了耐心听完了全部。

等周夏瑶再醒过来,已经是深夜时分,她一个翻身付靳安却猛地睁开眼睛,将她压在了身下。

“酒醒了?”

周夏瑶第一回觉得自己的人生如此魔幻,她跟眼前的男人统共见了三回,一回是相亲、还有两回是像这样坦诚相见。

付靳安还保持着之前那个姿势没动,周夏瑶只好把脑袋侧到一边躲开他温热的呼吸。

“你......怎么会在这啊?”

“陪朋友过来的。”

朋友?周夏瑶刚才迷迷糊糊,只隐约记得她被抱在怀里的时候,有个年轻男人在跟付靳安说话。

周夏瑶脑子终于清明了一些,依稀记得自己上次看那本财经杂志的时候,有几个关于付靳安私人的问题,其中一个就是他有轻微的洁癖。尤其不喜欢别人碰他或者是动他的东西,不过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洁癖见鬼去了?

她想问问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还没出口,付靳安就一个翻身平躺到了一边,冷冷吐出两个字,“睡吧。”

因为付靳安的缘故之后的第二天,周夏瑶也没能好好玩,想要靠近她的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全部都因为付靳安那尊大佛而全军覆没,不是因为太帅,纯粹就是因为因为气场太强。

周夏瑶没怎么玩,倒是跟付靳安难得有了一段时间独处。临近下船的时候她才再见到叶知州。

付靳安丢下一句“记得找人把行李带上。”就拉着她走了。

叶知州早就已经懒得反驳了,反正就算他不做,裴安娜还得去做,他心疼她、稀罕她,但是她偏偏就是除了付靳安谁也不放在眼里。要是她真对付靳安有什么男女之情,他还能有公平竞争这一说,不过他们都再清楚不过。

她对付靳安的不过是敬重外加感激,否则像付靳安那样的人又怎么会把她留在身边那么多年。

直到回家进了屋周夏瑶脑子里也还是付靳安那一句,“婚礼会依你的意思,一切从简,我那边只有叶知州和几个好友出席,我觉得应该先告诉你。”

这本来就是周夏瑶心中所想,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大张旗鼓地举办婚礼,确实更加奇怪。但是实际听他这么一说,却又难免觉得失落。

日子过得飞快,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婚礼的当天。在周夏瑶的坚持下,他们并没有拍婚纱照。她围观过别人拍,总觉得那样只不过是徒添尴尬罢了。付靳安也没有坚持。

婚礼的地点在西区的教堂里,来的人不多,不过是周夏瑶的家人还有付靳安的几个朋友。

好在仪式并不拖沓,在周夏瑶被冻成冰棍之前结束了。两人坐在了婚车上,她的手指却还是僵硬的。

之前预定好的航班,他们需要在下午三点之前抵达机场,前往拉斯维加斯度蜜月,中间的时间只够她去换一身衣服。没让她穿着这一身白纱去坐飞机,她已经算是很感谢他了。

订的是商务舱,两人的位置靠在一起,周夏瑶在教堂举行仪式的时候吹了风,这会儿脑袋昏沉,随意戴了个眼罩就睡了过去。

等到再醒来,她已经到了拉斯维加斯的国境之内,窗帘没有拉实,她能清楚看到房间的异域风情的陈设,还有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的,对面街道充满欧式宫廷风格的建筑。

周夏瑶四处张望一圈,却不见付靳安人影。好在他还算有良心,留了一个金发美女带她去吃了午餐。

用餐过后周夏瑶在金发美女Sherry的带领下,终于见到了付靳安。地点是在一家赌场。

但是更让周夏瑶惊讶的是,在付靳安对面的那个纹身男的旁边,一个人被套上了黑色的头套,头套的下沿还能看到漏出的长发。此刻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而她的身边,两个黑衣男人腰间各有一把货真价实的枪。

不远的距离,她可以感觉到她虽然强装镇定但是整个人却都在抖。整个赌场只有几张亚洲面孔,她在这里也只认识付靳安一人,周夏瑶就算是脑子再转不过弯来也知道这时候不该说话。

手腕忽然一紧,付靳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身边来,把眸中惊讶难掩的周夏瑶带到了自己身边站着。

穿着紧身皮衣的美女荷官开始发牌,桌上两人每人两张,一张明牌一张暗牌。周夏瑶大约猜到玩的是21点。

她对这些东西仅仅只有一些书面的知识,几轮下来根本就只能靠着表情分辨输赢。但是最奇怪的是,三个人的面前都没有赌注,这让周夏瑶越发不安了起来。

周夏瑶脑子里面千思万绪,抬眼却看见纹身男将手里五张牌放在桌上:梅花K、红桃5、黑桃2、方片3,还有一张梅花A。

21点。

纹身男笑了笑朗声开口,“付,你输了。”是一口醇正的英伦腔,却让周夏瑶莫名觉得后背发凉。

话音刚落下边上站着的两个黑衣人却突然给椅子上的女人松绑,那人意识到了自己被松开,立刻大幅度地挣扎了起来,奋力把盖在自己头上的头套扯下来就要往外跑去。

而一旁站着的黑衣人动作迅速将她压制在了地上,尖叫声从她口中溢出瞬间充斥了房间的所有角落。周夏瑶低头看到那张脸却是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场面,看着曾经跟自己朝夕相处的人身陷囹圄,她脚下却像是灌了铅一样完全就挪不动步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两个黑衣人压着从她身边经过。

方才被绑住的女人居然就是蒋雪!

蒋雪看起来被吓得不轻,但是也认出了周夏瑶,求生的本能让她在经过的时候还朝着周夏瑶大声求救。

虽然她们之间有过节,但是还没有到那种让她看着她死的地步,周夏瑶咬咬牙攥住了付靳安的衣袖,俯身凑到他的耳边,“付靳安,你......能不能帮我救救她,她是我的朋友。”

付靳安一直放在桌沿上轻敲的手缓缓停下,微扬下巴,“Jason,愿赌服输我就不打扰你了。”

周夏瑶脑袋里面嗡嗡作响,她不会听不出来,这句话是说给那个叫Jason的纹身男,同样也是在说给她听。

在他们的眼中,蒋雪不过就是他们刚才那一把赌局的赌注,愿赌服输,他没有立场去救一个‘赌注\\’。

这句话让蒋雪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就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像是发了疯一样得挣开压制着自己的人,猛地冲到了周夏瑶的身边,趴在地上死死抱住了她的裤腿,“夏瑶,我知道我对不住你,求求你救救我好不好?如果你不管我,我真的会死的,我还不想死......”

周夏瑶被这个场景吓得有点懵,身体僵硬了一秒抬头却正好撞见纹身男带着玩味的眼神。

他明明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却能面无波澜地摆出那副旁观者的姿态。

蒋雪的声音慢慢变得嘶哑,他才像是看够了这出戏一般好整以暇地起身,用眼神示意边上的黑衣人把人给拉下去。继而走到付靳安的身边,笑着道:“实在是招待不周,我买回来小野猫看起来脾气有些火爆,让你见笑了。”

几个黑衣人迅速围上前来,在周夏瑶看到下一幕之前,付靳安敛眉挡住了她的眼睛。

两人走到门口,只听刺啦一声衣料被撕裂开的声音。

周夏瑶的脑袋轰地一声,蒋雪的尖叫声和哀求声混杂着肉体冲撞的声响落进了她的耳朵里面。

版权所有: 仕晓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