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晓网

首页 > 小说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全文免费阅读

  • 来源:仕晓网
  • 2020-07-30 21:07:48

主角是宫祁暝叶凝白的小说名叫《》,为你提供天干物燥起诉帝少全文免费阅读。画面中的秦雨箐呆呆的抬头,看向沈凌御的眼神,叶凝白看一眼就想要哭出来。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精选:

画面中的秦雨箐呆呆的抬头,看向沈凌御的眼神,叶凝白看一眼就想要哭出来。

这时,许蔓柔跟安耀斯已经在宫家的大厅,许蔓柔今天无疑是满意的,自得的,神采飞扬!

不管爷爷下了什么样的命令,安耀斯依然站在自己身旁,给了不自量力的叶凝白一些足够她明白自己是什么东西的教训。

最重要的是,她即将成为最年轻最尊贵少将的辩护律师,或许,很快就要称呼为宫上将了。

宫家,军部无可撼动的红色家族,宫家的根深蒂固宫家的不可撼动宫家的权势滔天,但凡对军政圈有所了解,提起宫家几乎鲜少人不诚惶诚恐。

而宫祁暝,宫家最出类拔萃优秀到灼目的后人,他在境外任务中的骁勇强悍让整个国际都侧目忌惮,他在国内军部的手腕威压让军部多年来平衡脆弱地倾翻。

宫祁暝,从军部世家走出的绝对贵族,从交锋跟杀戮中走出的战地神话,可以说,不论胜诉与否,只要自己贴上曾经是宫祁暝代理律师的标签,就足够她从此在律政圈名声显赫,一旦捍卫宫少将胜诉,她的未来无人可阻,到时候,安老爷子也会另眼相待。

“耀斯,你在干什么?”许蔓柔的容颜布满权柄与的得势热望,抱着安耀斯的长臂:“怎么时不时看手机?”

“没事。”安耀斯看着眼前每一根睫毛都妆画的完美的许蔓柔,把手机摁熄。

蔓柔就在身边,可是他现在脑海里不能停止想着的却是,叶凝白。

他回想起她夺门而出时决绝的表情,记得她昨天从安家离开以后到了现在都没有回来。安耀斯让管家一有少夫人的消息就跟他汇报,但是关于叶凝白的消息一直没有响起。

“宫少。”这个时候许蔓柔控制不住喜不自胜的声音响起:“昨天,我可是在法院等了宫少一整天,关于给宫少造成困扰的案件,我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我有信心在庭审上代表宫少,给居心不良的原告以毕生难忘的打击。”

安耀斯抬起头,他看到了宫祁暝,终于。

身形高大浑身透着肃杀的压迫,昨天他在军辖区,荷枪实弹满身武装把他拦下的的执勤兵也没有宫祁暝扫过一眼的凌利。

这是经年的高位,跟浴血弑杀淬炼出来的锋利。

这样的男人,女人忍不住沉沦,男人不由自主臣服。

对于同样是从小天之骄子的安耀斯,这样的男人引起的是天生的敌意与对立。

许蔓柔这样的大律师,这是绝少的热情洋溢,但是宫祁暝却是看向安耀斯意味不明:“安少,这是第二次为了许小姐奔忙。”

“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安耀斯毫不犹豫。

“耀斯啊,我们是彼此最心意所属的所在。”许蔓柔何其精明,立刻明白能让宫祁暝注意的是安耀斯。

许蔓柔自然而然的挽上安耀斯的臂弯,虽然在宫祁暝的面前,没有人敢自称豪门,但是自己有安耀是这样强大耀眼的男人,依然值得她俾睨所有女人的骄傲。

“我记得安少有妻室。”宫祁暝淡淡的一声响起。

许蔓柔就算再懂得圆滑精于周旋,听到这句也是略微一愣。

“他的妻子……是根本配不上他的女人,佣人生下来的孩子,自私无情还贪财拜金,仗着自己爸爸保护安老爷送命所以蛊惑安爷爷勒令耀斯迎娶她过门,否则她连靠近耀斯的资格都没有。”

许蔓柔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见到宫祁暝,竟然会在叶凝白的问题上纠缠,她分不清宫祁暝是意有所指还是随口所至。

“宫少,你应该听过貌合神离。”许蔓柔总结道,但是却发现宫祁暝视线一直落在安耀斯,她不禁有些急躁,推了推安耀斯。

安耀斯又扫了一眼手机,还是没有叶凝白的消息,眼中不由有阴鸷划过:“只会给人带来累赘的妻子,不如没有。”

然后安耀斯抬起头:“与其对我的家事感兴趣,宫少应该关心自己的诉讼……”

可是安耀斯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叶凝白一脸苍白的出现在宫祁暝的身后!


铜仁妇科医院排名 www.tzlvke.com

版权所有: 仕晓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