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晓网

首页 > 小说

我一见你就笑林乂安勒昊天小说by个个攸全文阅读

  • 来源:仕晓网
  • 2020-07-30 05:32:18
我一见你就笑第7章

过了两天,勒大少快乐地拿来了两张音乐会的票。

林乂安:什么情况?约、约会?

勒大少喜滋滋道:“想对你好点啊。”

林乂安:又哪根筋搭错了?

勒大少甩着票显摆:“所以带你去见见世面。”

谢谢你啊,我并不想去呢。

然而林乂安总是拒绝不了别人的热情邀约。

俗话说,烈女怕缠郎(并不是),林乂安最终还是被勒大少拖到了音乐会。

她概念里的音乐会:金灿灿的音乐大厅,排兵布阵般的交响乐团,西装革履加晚礼服的男女……

她出发前再三跟土豪确认:“我们这么穿没问题?”

勒大少:“有什么问题?”

勒大少突然脑洞大开:“难道……你想跟我穿……”

林乂安有种不好的预感。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这位大少爷卡壳了:“叫什么来着?就是那个都穿一样的……”

“情侣装?”

勒大少露出了“林小安,没想到你对我有这种想法”的表情。

忍耐,忍耐……她好想揍他!

“啊,我想起来了,应援服!”

林乂安:应援服是个什么鬼?为什么音乐会要穿应援服啊?

林乂安对自己的古典音乐鉴赏力不是很有信心。

她原本还担心自己会不会失态瞌睡。

结果她进了音乐厅后:

咦?她们手里拿着的是不是荧光棒?

那是……灯牌吗?

还真有应援服啊!

林乂安问勒大少:“我们是不是走错厅了?”

这明显是哪个偶像的演唱会吧?!

灯光暗了下来,伴奏的乐队隐在幽光中恍如剪影。

小提琴手身穿白色燕尾服站在舞台中央。

随着伴奏音乐层层渐起,聚光灯刹那间打在他身上,弓弦拉动,高昂尖锐的小提琴声倾泻而出。

林乂安只觉得心口宛如被演奏者手里的弓弦狠狠拉扯过,划上了深刻的一道。她从来不知道现场聆听的小提琴独奏能有这样的渲染力和表现力。

他的一个微笑、一个举手、一个点头都掌控着全场观众的情绪。

什么叫“摄魂夺魄”!什么叫“把命给你”!

从来没追过星的林乂安捂住了心口。对嘛,这才是“真心动”的感觉。

精准又富有煽动性的姿势,不需要浮夸的号召,不需要讨好性的互动,就如同他的音乐一样纯粹、洗练。这是一个最有自信的指挥官,冷静至无情地下达指令,没有一个多余无用的命令,却能直击要害。

总是被动接受命令、等待指示的林乂安被这一场音乐会激起了崇敬的向往……然后是不甘。

那个演奏者那么年轻,而自己……她看了一眼勒大少。

林乂安对自己鼓劲:要努力啊林乂安!有吃有住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你要永远当三百块一单的“画图的”吗?

林乂安对着台上的小提琴家:男神,赐予我力量吧!

音乐会后,勒大少得意扬扬:“(这世面见得)不错吧?”

林乂安点头:“(男神)帅呆了!”

勒大少很满意。

他觉得自己在林小安那边的声望起码刷到了“友善”。

然而结果是:他在林乂安这边把另一个人的声望直接刷到了“崇拜”。

勒大少觉得自己有必要稳固下这点“友善”。

勒大少:“所以你也要对我好一点。”

勒大少:“以后我会多带你见见这种世面的。”

勒大少:“这次的票,我可是通过内部关系搞来的。”

勒大少:“你看我厉害吧?”

然后他跟路人撞上了。

大少爷终于消停了。

路人手里的一杯饮料被弄洒了半杯——这半杯在他衣服上。

路人怒道:“你走路不长眼啊?”

勒大少:“呃……对不……”

勒大少反应过来:“不对啊,我们都走的直线,然后撞了,如果我走路没长眼睛,那证明你也没长嘛。因为我们只要一个人走路长眼了,就不会撞了对不对?”

路人更怒了:“你知道我这件T恤多少钱吗?!”

勒大少问林乂安:“呃……是多少?”

林乂安自然认识路人衣服上那个大大的钩,很有效率地上网查了下:“官网价四百九十九块。”

勒大少:“哦,那我这件三千五,要不你也泼我一下算扯平,剩下的三千就不用找了。”

林乂安:敢情不是你自己洗衣服,你倒大方。

林乂安:不对,我觉得你直接把对方气炸了!

“你有钱了不起啊!”自觉尊严受辱的路人把饮料一扔,揪住勒大少的领口就一拳揍了上来……

林乂安堪堪挡住对方,另一手握住了那人的手腕沉声道:“撒手。”

路人怒火旺盛,大着嗓门道:“死女人你才给我撒手!信不信老子连你也……啊!”他口中的“死女人”手上一使巧劲,他直接惨叫着松开手。

输出全靠吼的路人只觉得自己那只手一下子没了力气,他心中一颤,下一秒又听到那女人叹了口气,问他:“还打吗?好好说话不行吗?”

从她那四两拨千斤的手法来看,这简直就是个不出世的高手,隐藏在少林寺的扫地僧。

路人心怯了,抱着手溜了。

重获自由的勒大少眨了眨眼。

他突然觉得有林小安在身边好像也不错。

林乂安:“我终于知道你平时为什么不出门了,你不但五行缺保姆,还五行缺保镖。”

这位大少爷在气死人不偿命这件事上真是太有天赋了。

勒大少嘟囔:“这不是有你嘛。”

勒大少真诚道:“要不,我把你的职位升级成保镖吧?工资嘛……”

勒大少想起之前林乂安跟他的讨价还价。

他不敢开高:“就每个月六百吧。”

林乂安:“不必了,谢谢!”

当晚勒大少又给阿涧发了条微信:林小安确实挺好的。

阿涧看完,又挑了挑眉。

这之后一个月期满,两人展开了关于工资跟房租的鸡同鸭讲。

得知真相的林乂安良久说不出话来。

敢情自己白干了这么久,还觉得好划算?

勒大少看到她很伤心的样子,安慰她:“反正我的卡在你手里,也没差什么吧?”

林乂安想了想也是,然后心算了下那张白金副卡里的数字:“不对呀,你之前‘请客\\’已经刷掉了近一万,你给我开四千块的工资,一年下来,一半钱就没了,你还包伙食费……后面你打算怎么过日子?”

勒大少很干脆:“没细想。”

林乂安深呼吸,算了,就这么过吧。

林乂安声明:“我只是你的房客,不是你所谓的生活助理,OK?”

勒大少:“哦……那饭呢?”

林乂安:“我做。”

勒大少:“那卫生?”

林乂安:“我扫。”

勒大少:“那衣服?”

林乂安:“我洗!”

勒大少松了一口气,他觉得只要林乂安不是甩手不干就好。

林乂安:“但你不准乱扔东西,帮得上手的要主动帮忙,内衣裤要自己洗,明白吗?”

勒大少:“啊?”

林乂安施威:“做不到?”

勒大少:“做……做得到……”

版权所有: 仕晓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