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晓网

首页 > 小说

阴阳先生的奇闻异录张善小说试读

  • 来源:仕晓网
  • 2020-07-28 05:28:59

阴阳先生的奇闻异录第一章 网约车惊魂

前段时间网上报导过一起网约车司机谋害乘客的消息,一时间搞的颇有些人心惶惶的现象,许多无辜网约车司机与平台也是被坑的苦不堪言。

我一直认为那只是个别渣滓,而且我一大老爷们也不会遇上这种事吧?毕竟社会还是挺和谐的不是吗?可是没过段时间,但我自己遇上那件类似的事时,我才不由得感叹,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事情是这样的。

首先说明一下我的情况,我叫张善,今天刚高考完,班里组织了一次聚餐,餐后来到了这个小县城唯一的一间KTV里面唱K。晚上11点多,大家都兴致差不多了,该哭的也都哭了,该表白的也都表了,当然该拒绝的也没落下。

所有人在门口做了最后的告别,便三三两两的各回各家了,大部分回的学校宿舍,个别家在附近的便直接回家。

“我说,你真的不回宿舍再住一个晚上?”人走的差不多了,身旁高中三年的死党林育钦这才问我。

我吸完最后一口烟,扔掉了烟头,一边吐着烟圈,一边揉着眼睛,打着呵欠说道:“不了不了,酒喝多了,不想走回去了,我刚刚已经叫了个车,直接回家了,你明天帮我收拾下东西,我明天睡醒再过来拿,行了,你们先走吧!”

林育钦看了看我,也没多说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丢给我,说了句:“行吧,自己注意安全,最近网上可是经常报导网约车出事的新闻!我可不想明天看到报纸出现你的头条!”说完他扶着两个喝多了的室友就头也不回的往学校走去。

要不怎么说同样相处三年,我跟这小子走的是最近的,也只有他明白我执意不回宿舍是因为不想明天醒来开始面对一个接一个的道别,而选择一个人明天独自承受熟悉却空荡荡的四壁,毕竟同窗三年的兄弟情,分别不是那么的容易。

蹲在KTV门口,点起林育钦给的烟,这个时候酒劲才逐渐上头,浑身也慢慢燥热起来,我的头埋在双膝之间,脑中一幅又一幅画面不断闪过,却抓不住其中任何一面,心跳声不停的响彻耳边,似乎下一秒就会蹦出胸膛,掉在我面前跳动着……

当手指上的烟烧到接近末端,手指有些发烫的时候,我前面不远处传来一阵刹车声。

我抬起头,有些朦胧的眼睛看了一下车子,又低下头看了一下手机。

“白色丰田花冠,车牌粤V……没错了!”确认来车信息无误后,我就站起来,有些踉跄的走过去,打开后排车门坐了进去。

“嘶……”一坐进去我就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好像车里的空调开的有点猛啊!这么一下,我的酒就醒了几分,但是我也没多想,毕竟6月的天,我又刚喝了酒。

坐上车后,我对司机说了一句:“可以了师傅。”司机也没说什么,发动车子就往前开去。

一路上我跟司机也没对话,就这样靠着车窗,望着外面瞬即逝的风景。我们这个小县城并不是多繁华的地方,到了现在这个点,快晚上12点了,外面早已没有多少人还在活动,离县城越远,越是只剩下沿路的亮着金黄色灯光的路灯。

我家就在县城隔壁的一个镇子上,大概需要20多分钟的路程这个样子吧。车子驶出县城后,有一段路当时是没有路灯的,能见度低,所以司机也开的慢,路上也没有其他什么车,透过车窗望向外面,充满了一阵不真实的朦胧感,我的酒劲还没过去,加上司机开的也稳,所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一阵阴冷之中醒了过来,忍不住摩擦了一下双臂,发现上面浮满了鸡皮疙瘩,这空调的温度是有多低啊!

我习惯性的摁亮了手机,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手机屏幕。

“卧槽!”我心里一惊,时间显示我睡了快半个小时了!平常20多分钟的路程居然跑了快一个钟!这司机是故意绕路收我多钱吧!

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虽然这段时间老是有网约车司机JS乘客的事件发生,但是我一个大老爷们还没自恋到人家会对我有这种企图的份上!

当我往窗外望去,两边都是黑乎乎的,一排排绿化树,虽然没有路灯,但是我敢肯定,我一定没来过这里,这司机是在故意绕路好多收费!

想到这里,我的火气蹭蹭蹭的往上涨,这算什么?欺负我一个穷学生是吧?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二中张善谁不认识?从来只有我坑别人的份,还没听说有谁敢坑我的呢!

也是我当时酒劲还在,才会冒出来这么多无厘头的想法出来,然后我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也没开车窗,就点了起来,烟头一暗一亮,整个车子立刻充满了烟味。

令我奇怪的是,我都抽了半根烟了,司机居然没有什么动作,按道理这种网约车都是私人车,乘客没开窗在车内抽烟,司机肯定是会不满的!

本着“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的想法,在我的预想中,我一抽烟,司机就应该制止我的,然后我再趁机拆穿他“宰我”的事实,可现在司机却无动于衷,难道是心虚了?

不不不,我摇了摇头,想到另一个可能,这家伙看来是给我来了一招:他强任他强,清风抚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吓!看来遇到高手了!既然脸皮这么厚,我也不用给你留面子了!

想到这,我摇下车窗,将还剩一半的烟扔了出去,然后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装作一副有些无赖的样子朝着前面喊到:“师傅,是不是走错路了啊?”

“……”司机不答话。

我皱了皱眉头,一边打开手机一边说道:“这个导航导错了吧,我记得……”话说到一半,我就发现手机上面一丁点信号都没有,根本打不开软件。

怪事,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然后将手机收了起来。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

“……”他还是没答话。

我立刻就火了,本来就是一个毛躁的十几岁少年,还喝了酒,还被人这样不理不睬的,我觉得没有几个人还能够安坐如泰山!

“啪”的一声,我打开了车顶灯,整个车子立刻亮起惨白的灯光,然后我整个人上半身俯到车前座。

“你什么意思啊你?故意多收我钱还不理会我,我……”

本来我是气急败坏的冲着副驾驶“开炮”的,但是话说到一半,我整个人突然僵住了,一股冷意从我的鼻尖开始,一瞬间蔓延到我的整个身体,全身的汗毛一瞬间根根倒立起来,剩余的酒意一瞬间也都消失不见了,喉咙在这个时候也干哑起来了,心脏跳动从速度七十迈一路飙升到200!

这一切只是发生在一瞬间,我的大脑空白了5秒左右,然后……

“啊!”因为剧烈的惊吓,让我发出了这辈子最可怕的尖叫声,甚至,我还感觉我的尿都甩出了几滴。

我倒回了后排座,颤抖的举着右手,指着驾驶位,不停的放声尖叫。

这怪不得我,因为刚才我看见了这辈子最可怕的场景,这场景只能在恐怖电影里面才能看到!

刚才,我想找坐在驾驶位的司机理论的,但是,俯到前面去的时候,我惊恐的发现,驾驶位上,根本就没人!

而从我屁股上传来的震动感告诉我,车子还在往前开着!如果这是真的,那牛顿,爱因斯坦,爱迪生等人的棺材板压都压不住!

对,这不是真的,我一定是在做梦!

尖叫过后,虽然心脏依旧剧烈的在跳动着,但我好歹恢复了一点理智,立刻想到了我在做梦。于是立刻狠下心来,朝我脸上甩了几个巴掌,然后在大腿上死命掐了起来。

剧痛不停地侵蚀着我的大脑,也使我明白过来,这一刻是真真实实的发生的,并不是在做梦!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停的问自己,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心理素质还是挺不错的,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尿甩出了几滴,但是这个时候我的脑子居然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虽然心脏还是速度七十迈的剧烈跳动着,但是我的思绪已经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一寸光阴一寸金……

总之,综合目前种种情况,可以肯定的是,我着了道了,最好的做法就是尽快的跑路。

脑中这样想着,我的手却是不慢,立刻摸向车门锁,然而却悲催的发现车锁根本就一动不动,这么诡异的事情在这么诡异的时刻发生也就见怪不怪了。

“艹,开门呐!快给老子开门呐!”我一边拍打着车窗一边大声的喊着,汗水早已布满了我的全身。

“我艹……”这个时候,车子忽然一个大转弯,我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撞在了车窗上,挣扎着爬起来后,透过挡风玻璃,我看见距离车子车不多50米左右的前方,站着一个“人”,他应该是一个男人,穿着黑衣黑裤,距离有点远,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低着头。

“喂,快躲开啊!这破门,给老子打开啊!”我这个时候感到一丝绝望,车子是朝着那个“人”撞去的,而那个“人”身后倚着一根电线杆,我完全有理由相信,我这么撞上去的话,我们两个连同这个车都得报废。

“快开啊,艹!我还不想死啊!”我的声音充满绝望,手拉着车锁,脚不停的揣着车门。

50米的距离不算长,更何况车子速度这么快,几个呼吸间,我跟前面那个人的距离就拉近剩下10米,我已经快放弃了,手还木讷的拉着车锁,眼睛无意间看到了前面那个“人”。

10米的距离,在惨白的灯光下还是能勉强看清人的,当看清那个“人”的一瞬间,我的心脏仿佛一瞬间都停止了……

版权所有: 仕晓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