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晓网

首页 > 小说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全文免费阅读

  • 来源:仕晓网
  • 2020-06-02 03:14:21

主角是颜聿林粟的小说名叫《》,为你提供宠婚来袭情深如陷全文免费阅读。粟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服装店,她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宠婚来袭情深如陷》精选:

她的话语,在男人听来,是毫不遮掩的嘲讽。

男人刚想发作,林粟却已经迈开步子离开了,走了两步,有售货员将两袋子衣服递到林粟的手里,她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对颜聿说道:“谢谢颜少爷的大手笔了。”

林粟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服装店,她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原本打断和言语说上学的事情的,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和颜母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会打架,颜母果然在客厅里生气,脸上的神色还有平复下来。

林粟让人把衣服给她拿到房间之后,敛下脸上的神色,挤眉弄眼了几秒,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哀怨。

慢慢地走到了颜母的身边,喊了声“妈。”

颜母身子一抖,像是突然被人打断了思绪。

她抬头看了眼林粟,对她说道:“坐!”

这一次她看林粟的眼神已经有些不一样了,不是厌烦和恼怒,而是莫名的闪躲和复杂。

想来刚才的那一幕刺激到她了,亲眼看到自己儿子和别人女人在公众场合干那种事,在不知道时候她儿子的时候,她觉得鄙夷,在看到是她的儿子的时候,她撑得是觉得丢脸急了,但是丢脸的同事,她还觉得,林粟似乎有些可怜。

特别是在看到林粟还在场的时候,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儿子做的很过分,所以回来这么久,她就在客厅里等林粟。

“刚才的事情是颜聿做的不对。”她难得地为颜聿向自己承认错误,林粟觉得有些受宠若惊,面上惊慌地说道:“妈,你不用这么说,颜聿她的红颜知己很多,我都知道。”

“婚礼那次···”她无意中提起结婚当天的事情,颜母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小粟啊,我知道颜聿那孩子不懂事,我以后会好好教训他的,但是你作为他的妻子,更要好好管着他知道吗?要是他不听你的,你告诉我。”颜母因为自己儿子的事情,第一次觉得有些丢脸。

心里已经决定了要给他那个风流成性的儿子一个教训了。

“以后他再敢在外面沾花惹草,我肯定将他所在家里十天半个月。”林粟心中偷笑,面上却乖巧地为林粟说话。

“妈,你这样为他着想,他会慢慢改的。”

“恩,你这孩子懂事!”颜母欣慰地说道。

林粟听出她口气的温和,心想是时候了。

她突叹了口气,有些为难地对颜母说道:“妈,有一件事我想跟您商量一下。”

“你说。”

“我大学的教授现在开了一门设计科,想要邀请我去听课,这些时日我在家里也无聊,所以想去听听。”

她说的委婉,加上颜母心中对林苏有愧疚,哪里还有不答应的道理,点了点头道:“有这样的机会是件好事,你去吧!不过你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情,给我好好看好颜聿!”

林粟点头,“我会的。”

颜母觉得头疼欲裂,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对林粟说道:“我先上去休息了,颜聿回来了,你们好好谈谈。”

林粟口中道是,但是心里却巴不得颜聿不会来。

果然男人没有让她失望,当天晚上果真没有回来、

不知道是和他的学生妹在一起,还是去找别的红颜知己了,反正他没有回来烦林粟,她也落了个清净。

翌日一早,林粟就换了身轻便的装束打车去了孙教授发给她的地址。

那个地方时一幢独立的小楼,像是江南那一带的建筑,别具风味,让人看了都觉得很舒服。

小楼的院子里载种慢慢的盆栽,像是一个世外桃源。

林粟到的时候,只不过是八点。

院子里有供人休息的桌椅,找了处花海坐下之后,嗅着周围满是花朵的味道,林粟觉得神清气爽。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陆陆续续有人来了,有男有女,大多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和林粟差不多年纪。

他们和林粟热情地打招呼,林粟也礼貌地回应。

你来我往,大家互相很快就聊开了,林粟这人平日里就有些冷清,虽然和别人打过招呼,但是她那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还是让不少的人却步,没敢和她深交。

园子里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坐了十人。

林粟看了下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半了。

她正想着的时候,小楼的门在同事被打开了,开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孙教授,林粟看着他慈眉善目的面容,有些惶然。

一晃几年没见了。

学生们,纷纷上前,和孙教授打招呼。

林粟也慢慢地走上前,喊了声孙教授。

孙教授和众人一一效果,然后目光落在林粟的身上的时候,作了停留,思索了半秒之后,笑道:“你是林粟。”

“是,教授!”

“来来来,快进来,大家都快进来。”他上前拉住林粟进了屋子,其余的也纷纷地走了进去。

但是众人看到孙教授对林粟的态度,已经猜测到她的身份不一般了,看她的眼神已经从躲避到打量沉思了。

不少的人都在思量着她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得到孙教授如此的厚待。

“教授,这栋楼是您的?”有人问出自己的疑惑,其余的人皆都好奇地打量着这栋独立,在城市中别具一格的小楼。

孙教授笑道:“我选的学生都是自愿参加我的课程的,我授课也是为了自己的爱好,所以选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讲究,这里是我家,大家既然都是我的学生,到了这里就当是自己的家一样。”

屋子的装修和装饰都很有特点,古典的书法笔墨装饰,看不出朝代的古董点缀,整间屋子都透露着一股典雅的气息。

“这里的设计都是教授您亲自设计的?”

有学生对这里的装饰很感兴趣,直接问道。

孙教授笑道:“这是我妻子以前设计的,不过她现在已经不再了,我之所以将课堂选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给我灵感的地方,也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地方。”

学生不想自己触及到了老师的伤心事,忙不迭地道歉。

孙教授不在意地笑了笑:“没事!”

“教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就在众人还想问问关于这个屋子的事情的时候,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装扮年庆的女孩子。

她穿着背带裤,内搭白色的T恤,扎着马尾,一副学生的模样。

林粟在看到那个女孩子的面容的时候,目光微微地闪烁,这女孩子不是昨日在服装店和颜聿办事的那女孩么?

“你带大家熟悉一下环境!”看到出现的女孩子,孙教授微微拧了拧眉,对她说道:“下次不要迟到了。”

随时责怪的语气,但是林粟却觉得他的神情并没有半分责怪的意思,孙教授是个对时间极为看中的人,以前,要是学生上课迟到了,他必定会将学生赶出去的,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这位是我的助理,潇潇 ,以后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她。”

“大家好,我叫潇潇。”女孩羞涩地和大家打招呼,乖巧甜美的样子很有亲和力。

她仿佛并没有认出林粟一般,并没有和她多一个眼神的交流。

“潇潇,你带大家去画室和美工室去看看吧,我有事和林粟说。”女孩点了点头,默默地带着众人离开了。

客厅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林粟看向孙教授,问道:“教授有什么事要单独和我说吗?”

“林粟,今天出了你之外,他们那些孩子大多是没有基础的,所有你和他们的起点不一样,。我对你的要求也会不一样,所以你要做好准备。”

“我知道的,教授。”

“恩,你这个孩子如今肯拾起设计这一行,我很高兴,我从事了设计一辈子,带出了无数个徒弟,可是没有哪一个,像你这样有天赋,只是你当初没有好好地学。”孙教授的大实话,让林粟有些汗颜,他说的是,大学的时候,年轻气盛,当初以为爱情就是一切,后来才发现,靠自己永远比靠一个那人要安全的多。

“走吧,我们去上课!”

课堂设置在三楼。

两人进去的时候,叫做潇潇的女孩子已经安排众人做好了,林粟进房间之后,发现只有第一排有三个空座位。

她毫不犹豫地坐在了最中间的一个位子。

叫做潇潇的女孩子随后也坐在了他们身边。

第一天的课,孙教授大多讲的是理论课,这些东西对于林粟来说,熟悉又陌生,她耐心地听着,觉得脑海中那被休眠了的种子开始慢慢萌芽了。

孙教授的课程安排在每周的一三五六的上午,所以上午的课程结束之后,林粟就准备收拾东西回家。

课堂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房间里只剩下她和潇潇两人。

女孩收拾好东西,站在她的面前。

林粟看了她一眼,见她不说话,便自顾地收拾自己的东西,半响之后,那个女孩子终于沉不住气,问林粟:“你和聿是什么关系?”

版权所有: 仕晓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