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娱乐舆情问政百科通信亲子房产旅游理财书画教育校园文史人才女性

被誉为“中国胶卷王”的乐凯,经历了凤凰涅槃式的“新生”历程

2019/10/9 12:07:52 来源:中国西藏网
电脑店讯 新生代的中国消费者,已经对胶卷很陌生了。所以乐凯不再生产传统彩卷的消息,在这个数码时代显得波澜不惊。至今,昔日胶卷业“三巨头”柯达、富士、乐凯,都已全部撤出传统胶片行业。老派一些的摄影发烧友,可能还记得他们当初在中国市场上演的“三国演义”。而如今,破产的破产、转型的转型,真让人生出些“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感慨。 柯达1880年诞生于美国,曾是全球最大的胶卷生产商,去年10月,这家拥有131年历史的胶卷制造商申请破产,一度引发股市震动。其实,早在1976年柯达就开发出了数字相机技术。2003年,柯达也一度启动了“转轨程序”,力图成为一家全新的数码公司,可惜功败垂成。他们从2009年就停止了彩色胶卷生产。 “三巨头”中富士的转型则相当成功。公司在2011年停产多款彩色胶卷,而在此很早之前,就把生命科学、印刷、文件处理、光学元器件和高性能材料五大领域,确定为重点发展事业。2007年前后,富士还大胆“突进”化妆品行业,其“艾诗缇”系列在日本已跻身销售第三。 被誉为“中国胶卷王”的乐凯,经历了凤凰涅槃式的“新生”历程。作为后发追赶者,乐凯经过40多年的发展,在20世纪90年代国内图片冲洗市场“井喷”过程中,开始与业界两位前辈平分秋色。乐凯以其价廉物美而赢得市场,它的胶卷通常只有柯达、富士胶卷价格的一半左右。 乐凯的“战略危局”出现在2000年之后。当时,公司利润总额超过2.5亿元,业绩达到历史巅峰。恰在此时,数码影像技术开始进入普及阶段。乐凯公司也尝试发展数码相机、MP3、立体照相、彩扩机、偏光片等产品业务,但由于缺乏技术储备,在核心技术门槛上没能实现突破,最终都未获成功。 2003年,乐凯与柯达合资,这一度让公司看到了成功转型的希望。但从后来行业发展轨迹看,这次合资反而有点“跨上了泰坦尼克号”的风险。乐凯的初衷是在传统胶片领域结成联盟,共同应对市场变局。而事实上,数码成像技术的连续突破,导致整个胶片冲印行业的“生态大变迁”。在这种“小行星撞地球式”的生态灾难中,不管是吃肉的霸王龙、吃素的梁龙或者能飞的翼龙,反正只要是恐龙,都面临灭顶之灾。关键问题是,企业能否有决心、有能力“变成另一种生物”,来适应环境巨变。 事实证明,恰恰是行业的领先者,对环境巨变反而变得迟钝麻木。2000年之前,乐凯曾派人到柯达公司学习,他们发现数码照片的水准很差,完全不能与胶片冲洗的照片一较高下。柯达的高管预测,“数码相机要替代胶卷和相纸,还有很遥远的路要走”。但就在2003年之后,传统胶卷在国际市场的销量开始以超过30%的速度下滑。 从传统市场策略讲,乐凯“联吴抗曹”的视野是不错的。但人们没有预料到的是,数码技术完全是一次“颠覆式创新”,市场相当于被格式化,游戏规则重新设定。这时候,所有精心布局的战略,都变成了一个简单的原则——生存。 乐凯与柯达的“联姻”仅仅维系了4年。分手之后,柯达公司业绩一路下滑,不论技术变革还是内部管理革新都无成效,最后“船沉海底”。幸运的乐凯,则抓住了一根救生的木头。就在合资期间的2005年,乐凯公司另辟蹊径,投资建设了第一条光学薄膜生产线,成为全球仅有的拥有此类生产能力的5家企业之一。次年,乐凯在合肥投建了我国第一个光学级聚酯薄膜基地。到2011年,以光学薄膜为主的膜材料销售收入已占乐凯集团收入的22%,利润占42%。 虽劫后余生,乐凯恐怕还无法快乐起来。需要反思的经验教训太多了!柯达的“悲剧”就够乐凯深刻学习的,毕竟那一直是他们的榜样。 面对数码技术冲击时,柯达一位技术高层曾说:“在未来的路上,我们一只脚踩在油门上,另一只脚踩在刹车上。我们不清楚哪一只脚应该踩得更重些。”这充分说明,作为数码技术的最早尝试者,柯达在行业大“变迁”中掉队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的辉煌成就反而变成了沉重的负担。在胶片摄影时代,柯达是毫无争议的王者,它拥有1000多项摄影技术专利。即使在数码时代的开端,柯达在技术上也遥遥领先。1991年,柯达就有了13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可遗憾的是,作为数码相机技术的发明者,柯达在享受传统胶片王者待遇的若干年里,被丰厚的利润“养得太舒坦了”,反而丧失革新的动力。柯达“冷冻”了这一技术,竟认为如此可以延长传统胶卷的寿命。 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当2003年柯达提出“转型”时,做过一个测算,据称公司全转向数码影像业务,将会“削减72%红利”以及约30亿美元的巨额投资。该计划遭到了一些股东的强烈抵制。这足以说明,柯达事实上是被自己击败的。 对乐凯而言,“榜样”的失败带给他们很大的刺激。作为跟跑者,最大风险不是“跟不上”或“跟丢了”,而是跟错了人,站错了队。乐凯也在传统胶片领域有数十年的辉煌,骤然“转型”难免有包袱。乐凯的管理层强调,与柯达合资还是“利大于弊”,毕竟在工艺、管理以及资金上,都从柯达学了很多,得到了应该得到的。不过,乐凯也许有不便明说的教训——之所以没有“随着泰坦尼克号一同沉没”,恐怕因为同柯达近距离接触后,发现了这位行业老大的诸多弊端,作为“反面教员”,柯达反而给了乐凯足够多的警醒。 面对“生态灾难”式的大转型,成功是成功者的墓志铭,追赶是追赶者的通行证。传统胶片行业的毛利率接近50%,这在工业领域是罕见的。有人说:“一部数码相机的利润,还不如两个黄盒子(柯达胶卷)。”柯达因此而铸就辉煌,也同样在巨大优势的泥潭里陷入困境。乐凯这个追赶者的幸运之处,在于他们相对柯达而言,“成功的包袱”没那么重。 乐凯是一家老国企。有记者在保定乐凯工业园区能看到这样的“老员工”:父辈就在乐凯工作,自己的人生从乐凯幼儿园、乐凯小学、乐凯中学一路走过,成年后又在乐凯工作几十年。他们能否面对“乐凯不再生产胶卷”这样的现实?人的“转型”,对企业而言是最根本的,也是最难的。乐凯以曲为直,他们生产光学薄膜的新工厂建在合肥,据称管理团队的平均年龄只有27岁。 应该说,这家老企业的新生之路才刚刚开始,能走多远,目前还不好预测。但能够从传统胶片行业的“2012”中活过来,乐凯确实有理由保持谨慎的乐观。就像总经理张建恒所说:“人有时候是被自己想象的困难吓倒的。” 对于30年来以西方跨国公司为学习榜样的中国企业而言,乐凯的故事还应有很多启示。
在国际产业分工上,“中国制造”作为一个整体,很像是一个被嫁接在跨国公司中下端产业链上的“利润零部件”,不仅技术从外方引进,管理、文化和思想,也经常是舶来品。这种情况,在经济平稳运行大背景下,暂可维系,一旦遇到“生态灾难”式的行业大变迁,曾经的好处就变成了坏处,照猫画虎的本事是很难继续混饭吃的。 金融危机之后,新的技术革命正处在黎明前夜,许多产业即将面临类似“胶卷变数码”的大变局。习惯于依赖别人的企业无法建立起真正的自主能力。自主,不仅仅包括技术的独立性与可持续升级,本质上更需要一种精神自主。有了真正的自主意识、自主认知、自主思想和一套自主的文化、传播系统,才有真正的企业自主。遇到大变局,企业才能真正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敢想、能干,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成功之路。
相关阅读:
脑瘫治疗费用 www.huashannaotan.com/zhiliao
  • 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hereur.com.cn copyright 2000 - 2015
  • 冀ICP备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